京尤水良

绿间第一人称个人向(文笔超渣)

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像往常一样步行去商业街上买今天的幸运物,可能是幸运物为了体现神秘,选的角度格外小众,这样也就大大的加强了购买的强度。
而我要买的呢…是真心话大冒险的卡牌
早晨的商业街没什么人。经管是夏季,六点钟温度还是有些凉的。当我正担心店面有没有开的时候,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向我招手问好,我点头回应。抬头一看正是我想找的那家店我斟酌了一下用词,然后问了问有没有卡牌,她先是一愣,可能是因为没想到我这个看起来正经的人会买这么不正经的东西。
后来察觉了我的轻车熟路后便回了我一个微笑。她长得不精致,但拥有俏皮的雀斑和像贝壳一样白的牙。
顺利的买到幸运物让我松了一口气,我可不想过一个不顺的生日啊……
回到家中,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,准备做周六的大扫除。老实说,高考已经结束好几天了,在家里也是闲的发慌。想干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结果还是没有扳过假期综合征的懒散,保持着屋子的原状和一日三餐也算是一巨大努力。
到了中午,我准备吃清淡些,但考虑到过生日的问题,又勉强做了个刺身吃。我想,这生日也算是奢华了吧……
当我刚开始动筷子时,敲门声响起了,我快步走向门前,看到竟是高尾那个混蛋,我赶紧打开了门。
"生日快乐啊!小真,真不好意思啊,昨天是准备为你守夜来着,结果睡着了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…这是给你的蛋糕,是不是超大个,是大家一起凑钱给你买的哦"高尾还是老样子,说完还冲我眨了眨眼睛,尝试去做一个wink,可是失败了。
我接过了蛋糕,上面写着大大的happybirthday,我心中一暖,但是嘴硬的说出了反话
"不用给我买蛋糕啊…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,还费钱,不如多买几个幸运物……"我话还没说完只见高尾身后又窜出了几个人
帝光的全到了…秀德的也全到了,还有火神,冰室他们。我在想,我跟他们关系真有那么好吗?
我简单了打了个招呼便把他们都请了进来,高尾那个二货还在那里跟我简述他和赤司是如何抢着买单的,看他一脸骄傲的样子,我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紫原看到我在切蛋糕便过来搭了把手,我想了想,笑着把最大的给他了,毕竟这么懒得孩子过来帮忙也不容易。
高尾和青峰在客厅里玩游戏机,我有点担心我家能不能容下这么多人…不过看着一圈大小伙子在哪里闹腾的也不错。
等每人都吃完了一块,蛋糕还剩不少,我们把蛋糕围在中间,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。
我还没回过神来,只见青峰抄起一块蛋糕就糊在了火神脸上。火神愣了几秒,也抄起一块蛋糕去追逃跑的青峰,我一看情况不妙,就跑到了卧室,死死的锁上了门,不管高尾怎么求我我都不给开。
稍微写了一会假期计划,我听到客厅的动静渐渐小了下来。我打开门出去,不出意料的发现最整洁的果然是黑子,而火神和青峰则被糊到了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的程度。
"绿间君好狡猾"黑子又拿他那个有些无神的眼睛盯着我,我有些不好意思,又突然想到了真心话大冒险的卡牌,我便乖乖的交给了黑子。
之后我坐在沙发上替众人清理头发上的奶油,抬头一看就发现了黑子满意的笑容,我看这意思是真心话大冒险玩定了。
我们石头剪子布,输的人就抽一张惩罚卡,没想到第一个"中奖"的人就是赤司。在我们我的怂恿下,赤司选择了大冒险。我仿佛能看见他头上的像漫画一样的三条黑线。
我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卡片,只见上面写着
大喊三遍,我是中二病
但赤司还是愿赌服输的完成了这个挑战,当然我也发现黄濑偷偷有把声音录下来,我知道他惨了。
接下来就是青峰大辉遭殃了,他的大冒险是
公主抱左边或右边的人十秒。当他想把毒手伸向桃井时却被黑子"你要是干抱她我就不和你做朋友"的眼神吓到了,怯怯都收回了伸出去的手。他又把目光看向了火神,他们对视了大概十秒钟,我第一次看到青峰说话这么怂。
"要不…你就让我抱一下子?"
火神一听就不干了,但又想起了赤司的三遍我是中二病,就又妥协了。毕竟惹谁也不能惹赤司是不是。
于是两个硬汉达成了公主抱成就,当然我觉得画面有美……
接着,有黄濑和紫原的大胃王比拼,冰室和玲央姐的吐脏字,有宫地前辈的空手批菠萝,最厉害的是黑子的真心话。
他说他觉得自己是个总攻
全程目瞪口呆
最后是以我的真心话结尾的。
有没有想对在座说的话
我沉思了一会
答到:
我永远爱着大家。

没赶上绿间的生日真是太糟糕了…感觉自己文笔超辣鸡啊…各种不顺啊啊啊啊

一只兔兔创
看到 这个大大@魔法芝士先生 的文之后,突然冒出的灵感,超喜欢大大的文风!请您继续加油。
为您打call( •̀∀•́ )

一只小狮子,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,反正还蛮喜欢他的( •̀∀•́ )

第五人格的园丁( •̀∀•́ )
用心画图用脚后期就是我了
第五人格id:京尤水良
欢迎一起开黑

王马小吉,不灭的荣耀

第一次画黑白的啊……不喜勿喷( •̀∀•́ )

高绿·板车组【新年贺文】文笔渣

"小真!新年快乐!"中分少年眉眼中充满着期待和欣喜。
这时太阳已经落下去了,天空中已经可以看出点点星光。灯光逐渐从日式居民楼里溢出来,配上照着柏油马路的古典路灯,像是书中一幅唯美的插画。
绿间听到了某个傻瓜的喊声,推开了窗子。看见那人推着那辆熟悉的三轮板车"啧…我还以为他不会来呢"绿间小声的嘀咕着,嘴上说着嫌弃的话语,但却红了脸。
高尾看到了绿间,便冲他挥手"一起去祭典看烟花吧!这次我载你啊!不用石头剪刀布"绿间听到他说的话,却轻笑了一声。
真是的,他哪次石头剪刀布赢过我…
绿间披上了队服,锁好了门便出去了
说实话,绿间真的很期待这次的除夕夜,他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,随着他年岁的增长他们回家的次数也减少了。他已经记不得之前几时和父母一起过年了。
今年有人和他一起过年,而且那个人…是心爱的人。
祭典在不远的山上,今天没有什么风,所以不太冷,绿间坐在板车上,不由的看向骑车人的后背,他的肩膀不宽,并不是女生们说的那种港湾类型的男生,怎么说呢……多少有点不靠谱吧…
许多日式房屋前挂起了红灯笼,更是填了一分节日的气氛,现在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祭典的灯光了,山上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雪,说来也奇怪,日本的冬天这次好像来的要晚一些…
"小真!你看你看,是初雪啊"高尾像一个初见世界的小孩,新奇的张望着。
"噗……幼稚"坐在车后的人推了推眼镜
"唉~别这么无趣嘛……听说,在下初雪的时候接吻的情侣,会一辈子在一起哦"
"哼,我才不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"
"可是我想和小真一辈子在一起啊"
"……"绿间撇了撇嘴,他现在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高尾。
"啊——糟糕了。怎么办,烟花已经开始放了…"高尾有些遗憾,他眼睛里的光芒仿佛暗淡了些,看来他也是期待的吧
"不过"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"还有方法补救"于是他牵上了绿间的手跑到了不远处的一片干草上,把自己的外套铺在了上面。
这里的视野很不错,没有山挡住,也没有高大的建筑物,仿佛是一片世人留下的一片世外桃源,远离了城市的喧嚣。
干草的触感有些扎人,很难让人想象到那是夏日里的柔顺。
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着,不同颜色的光同时映在两人的脸上。高尾没有放开绿间的手,绿间也没有拒绝他。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干草地上,任由时光静静地流逝。
"烟花很美"绿间笑了
"是啊"高尾愣了,他巴不得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,留住他难得的笑靥。
"小真……说真的,我现在真的很想亲你"高尾回过神来,又看着烟花的绽放与泯灭。
"就这一次……"两人头上已经积了一层薄雪,让人不禁会想到白头到老这个词语……最让高尾意想不到的是……
他……这算答应了吗!
"给你五秒钟,不亲算了"绿间嘴上说着拒绝的话
"小真你脸都红了……"
"啰嗦!五……"
还未数到四,唇上便穿来凉凉的触感,但却转瞬即逝。
绿间看向高尾,高尾正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小声的吹着口哨。
"不正经"绿间又推了推眼镜,像是在掩饰自己的无措。

今夜的烟花……很美